美国政、军多方介入波音调查

 粤淘彩票联系     |      2019-04-04 18:32

这是2月13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拍摄的美国国防部代理部长帕特里克·沙纳汉的资料照片。 新华社记者 郑焕松摄

这是2月13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拍摄的美国国防部代理部长帕特里克·沙纳汉的资料照片。

新华社记者郑焕松摄

两架波音737MAX系列客机5个月内失事,使美国波音公司面临国会、军方、司法机关等多方调查,牵连给予737MAX客机认证的联邦航空局和与这家飞机制造商渊源颇深的代理国防部长接受调查。

参院听证

应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特德·克鲁兹提议,参议院分管航空航天事务的小组委员会拟3月27日召开听证会,传唤3名交通部官员,调查波音对去年10月29日和今年3月10日两起空难可能负有的责任。

质询对象包括联邦航空局代理局长丹尼尔·埃尔韦尔、交通部首席调查官卡尔文·斯科韦尔和国家交通安全委员会主席罗伯特·萨姆沃特。

克鲁兹打算后续发起另一场听证会,传唤波音公司管理层和飞行员等航空业人士。

两起空难中的失事客机分属印度尼西亚狮子航空公司和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同为几乎全新的波音737MAX8客机。初步调查显示,两架客机失事过程多处“明显相似”,可能涉及737MAX系列特有的MCAS防失速自动化系统程序设计以及飞行员培训。

美国媒体披露,联邦航空局近年为节省开支,把部分波音客机认证项目“授权”波音公司,而波音急于让新机型面世、与欧洲空中客车公司同类产品竞争,安全检验程序“匆忙”。一些业内人士推测,这可能导致新型客机设计缺陷被忽视,潜在安全风险增高。

更多调查

联邦航空局因为“背书”波音737MAX客机安全,成为交通部和司法部调查对象。

美国《西雅图时报》20日报道,联邦调查局将向交通部提供支持,协助调查联邦航空局对波音737MAX系列客机的认证程序是否合乎规范。交通部已要求航空局留存所有相关资料,以备调查。联邦调查局当天没有确认或否认这一消息。

联邦航空局说,它会寻求获取、审核埃塞航空失事客机“黑匣子”、即驾驶舱语音记录器和飞行数据记录器的内容,确认失事原因,以便“斟酌下一步行动,让涉事型号客机恢复运营”。

埃塞空难后,130多个国家和地区停飞或禁飞737MAX系列客机,包括美国,超过350架飞机暂停运营;波音暂停向客户交付这一系列客机。

波音同时面临一系列由坠机遇难者家属发起的民事诉讼。一名狮航空难遇难者的家属20日在波音总部所在地芝加哥市一家联邦法院发起诉讼,就波音“过失致人死亡”索赔,援引埃塞空难为证据。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20日报道,美国空军参谋长戴维·戈德费恩下令审核大型军用飞机及总统专机“空军一号”的飞行操作培训程序,以“确保飞行员能够理性应对紧急状况、尤其知道如何操作自动化驾驶系统”。

美军“阿帕奇”直升机、C-17型运输机等多种军用飞机和总统专机“空军一号”由波音制造。

牵扯防长

波音的困境可能牵累企业前高级主管、现任代理国防部长帕特里克·沙纳汉的“仕途”。

美联社报道,非营利机构华盛顿公民责任与道德组织一周前向国防部督察长正式投诉,指认沙纳汉任内言论涉嫌为波音说好话、贬低其他防务承包商如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督察长已经正式启动调查。

投诉书多以美国媒体公开报道为依据,指认沙纳汉在政府会议上赞扬波音,质疑他“是否就国防部优先项目有意无意地指手画脚”。投诉书举例,国防部决定在2020财政年度预算中要求拨款大约10亿美元用于购买8架波音15EX型战斗机,可能受沙纳汉“偏心”影响。

沙纳汉20日陪同美国总统特朗普前往俄亥俄州。国防部发言人汤姆·克罗森说,沙纳汉“欢迎”审核,声明他坚持遵守他2017年6月准备接受副防长任命时签署的职业规范协议,承诺他不会经手任何涉及波音的事务,而是交由其他国防部官员处理,以避免“任何实质性或明显可见的利益冲突”。

沙纳汉现年56岁,1986年起在波音上班超过30年,出任多个高层管理职务,参与或主持涵盖737至787系列的多型号商用飞机研发项目、导弹防御系统和军用直升机等国防部合同项目,2016年成为分管供应链和运营的高级副总裁,直至2017年离职,接受特朗普任命,同年7月就任国防部副部长。今年1月,原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辞职,特朗普提拔沙纳汉任代理防长。

国防部对沙纳汉启动内部调查,使外界猜测沙纳汉“转正”的可能性减小。特朗普没有披露是否有意提名沙纳汉接任防长。

美联社报道,美国国防部迄今有过三任代理部长,沙纳汉任职时间已经超过另外两人。国防部长一职位高权重,国会参议院对防长人选例行会作更多审视。

沙纳汉上周在参议院回应民主党籍参议员理查德·布卢门撒尔质询,说他没有与任何政府人员谈论过两起空难,也没有收到与两架波音客机失事相关的任何通报。

布卢门撒尔20日紧追不放,说“早就应该”调查沙纳汉与波音的关系;作为行业巨头,波音是否对国防部、联邦航空局等政府部门施加“不当”影响值得严加审查。沈敏(新华社特稿)